返回

巧登刘公岛(上)_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
     巧登刘公岛(上)_1
    
巧登刘公岛(上)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秋风萧瑟,洪波涌起。

    刘公岛上,风云际会。

    这三日的时间,转眼就过。

    七雄会当日,午时刚到,那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豪杰们便已陆陆续续乘着漕帮提供的船登岛了。

    按说呢,这威海卫一带,包括刘公岛,那都是朝廷的海防重地,常年有驻军把守和管理,是不允许有人随意渡船往来的,不过今天……他们还是网开了一面。

    为什么呢?

    那自然是因为漕帮这地头蛇“搞得定”了。

    这登州府怎么说都是漕帮的大本营,他们跟当地的官府、驻军……那关系能不好吗?

    简而言之吧,今日,靠近刘公岛这片儿的沿海都被漕帮的人给占了,所有上岛的人无一例外都得乘他们提供的船。

    你要想是自己弄艘船从别的地方绕道接近呢,可就得琢磨一下了,岛上的驻军也不是瞎子,那都是常年和倭寇打交道的老兵,这光天化日的你在海面上隔着几公里人家都能看见的;当然了……你要是能从几公里外的船上跳下海,一路潜水混到岛上,那算你狠。

    “青州盐帮曹帮主到——”

    午时,日正当空,海岸边忽然乍起的一声吆喝,将许多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毫无疑问,这四门三帮中的盐帮,还是很有牌面的。

    谁都知道,如今这“六雄”之中,要论综合实力,肯定是漕帮最强,但若只论“挣钱”的能耐,那还得是盐帮挣得多啊。

    那盐帮的帮主曹逢朝,今年五十有三,长了张弥勒佛似的憨笑胖脸,人也是膀大腰圆,看着和蔼可亲,跟谁都客气。

    平日里,这曹帮主是又会说话,又会做人,脑子也灵,尤其擅长数学……也就是算账;按现在的说法,什么财物、统筹、公关、hr……还有那最后拍板的工作,他全都能包了,可谓是天生的生意人。

    但同时,他又不仅仅是个“生意人”。

    想当年,盐帮的前任帮主一共有仨儿子:老大武艺高强,勇武豪爽,性格最像父亲;老二的武功虽比大哥弱一线,但心机颇深,也很会拍父亲的马屁;只有他老三曹逢朝,个性谦和,甚至有些软弱,整天沉迷读书识数,也不爱练武,跟他老爹丝毫不像,加上他还是庶出,所以很不受他爹待见,他那俩兄弟也没把他当回事,谁都没想过要来“团结”他。

    结果,过了些年,老帮主暴病而亡,传位给了老二,那老大肯定不服啊,于是两兄弟在盐帮内部来了场“夺嫡之争”,最后老大眼看要败,急了,他一咬牙一跺脚,跟自己二弟来了个同归于尽。

    您说这好歹是对亲兄弟,多大仇啊?

    可这世上的很多家庭就是这样,有些父母和子女到死都是冤家,有些兄弟从懂事起就是仇人,有些亲戚让你恨不得自己当年在医院里是被抱错了。

    反正……那俩货死就死了吧,帮内不可一日无主啊,这个时候,很多前帮主身边的“老臣”,那些“有功之人”就一个个跳出来了。

    盐帮那么大的基业,谁不眼馋?那年曹逢朝才二十出头,看着就是一谁都能欺负的小胖子,谁都觉得能从他手里把帮主之位抢过来。

    因此,曹逢朝才刚继位,那帮老家伙们就出来到处给他使绊儿,无论他提出什么都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

    他们本来是计划着:如此捣乱一段时间,帮内事务定然大乱,到时候他们就以这为理由,聚起来指责曹逢朝无德无能,不配继承帮主之位,应当“另选贤明”。

    他们哪儿能想到,那小胖子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对他们打的什么算盘一清二楚,而且关键时刻,也是心狠手辣……

    曹逢朝那看似人畜无害的表象,让那帮老家伙对他完全没有警惕,这就导致了——曹逢朝仅仅花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让那帮“老臣”集体提前退休了。

    细节咱就不说了,《教父》结尾前那段儿都看过吧,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那之后,曹逢朝便坐稳了盐帮帮主之位,至今……已有三十余载。

    在他带领下的盐帮,相较于一个“江湖帮派”,反倒是越来越像一个纯粹的商业集团,跟那“高铁帮”已颇为类似。

    曹逢朝的父亲当年跟朝廷的关系虽也不错,但其实一直是被当成“可以利用的莽夫”,而曹逢朝不同,经过他多年的努力,他现在跟朝廷某些势力的关系已不仅仅是“不错”而已了。

    这胖子用的手段也不算多复杂……就是这些年里,他一有时间就“造人”,在他四十岁之前,不算那些夭折的,他总共跟十个妻妾生了十三个儿女,而这其中的九个女儿,无一例外都嫁给了朝中的官员或是官宦人家的公子。

    那您说他这生意还会难做吗?

    所以说,什么江湖纷争,什么四门三帮总门主……曹逢朝那是真不在乎,他每次都是来打酱油的而已。

    四门三帮的其他掌门也都明白,曹老三这人志不在江湖,他就想踏踏实实干点儿买卖挣他的钱;他会让盐帮继续留在“七雄”之中,主要也是因为这是他父亲生前率帮加入的联盟,没什么特殊情况他也没必要特意退出,反正他也不跟别人争什么,也不会有人去主动跟盐帮叫板。

    “呵呵……漕帮的小兄弟,有礼了。”曹逢朝这人即便是面对一个在岸边领人登船的普通漕帮弟子,也是笑呵呵、客客气气的。

    “曹帮主客气了,小人惶恐。”那负责接待人的弟子,自也挺会说话,他也赶紧作揖应道,“狄帮主已在岛上设宴恭候,有劳曹帮主和列位盐帮的英雄再移尊步,上船登岛,岛上也会有专人相迎,请……”

    “好好,呵呵呵……”曹逢朝听罢,摆了摆手,便一脸笑容地带着他身后的一大帮子人走上了码头。

    他们盐帮的人来得多,自是得乘大一些的船,那大船靠岸太近是要搁浅的,所以他们得顺着码头到水深一点的地方才能登船。

    而旁边水钱的地方呢,也有一些趟着水直接乘上小船去登岛的江湖客,那些基本就是小门派和散兵游勇了。

    那么是不是只要是江湖中人,谁来都能登岛呢?

    显然不是的。

    这不,这儿就有一位就被拦了。

    “诶!你挡着我干嘛呀?”这说话的,是位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此人长了张申字脸,倒三角的眼儿,上悬两道柳叶儿宽眉,那眉毛是中段浓、两翼淡,矮鼻,厚唇,还带点儿小兔牙。

    你看他这相貌,便不算多出众,再看他那衣着打扮呢,更是寒碜:一身粗布的衣服和鞋子,上面还有不少补丁,头上的发髻都没有捋齐,腰间还别了一柄光看剑鞘就知道很破旧的破剑,

    就这位,他要是干脆把发髻给解了,把剑扔了换根棍子,说自己是丐帮的没准别人也信。

    “小子……我还想问你呢……”在岸边负责把守的一名漕帮喽啰斜眼瞧着他,“你谁啊?你知道这船是去哪儿的吗?”

    “嘿!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叫令狐翔,是去看那七雄会的啊。”令狐翔回道。

    “我就是因为压根儿也没听过你这号人,所以才问你,你谁啊?”那漕帮喽啰接道,“你就是没个绰号啥的,好歹说下是哪门哪派的吧?”

    “我……”令狐翔这下便面露难色了,他吞吞吐吐地回道,“……我无门无派。”

    “哈!”那喽啰都笑了,不过他还没有把话说得太难听,“那抱歉了,咱这七雄会也有规矩,这无门无派又无名的人,咱们是不接待的。”

    “诶?你们漕帮不是宣称天下武林英豪皆可来做见证的吗?”令狐翔不服道。

    “哼……小子,你也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我跟你客气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那喽啰无疑是烦了,“你这无名之辈,也算天下英豪之一吗?那随便来个人,手里拿把破剑,都能说自己是大侠了?还有,你报不出自己的门派,又没人听过你的名字,那谁知道你是不是邪门外道派来的细作?真让你上了岛,出了事儿谁负责?”

    他这话,开头虽有点势利,但后半段也是占着些理的,令狐翔确也不好反驳,一时间无言以对。

    “还站着干嘛呀?赶紧起开啊,别挡着后边儿的人!”那漕帮喽啰见令狐翔不说话也不动,越发不耐烦了,顺势就上前推了他一把,“真是的……哪里来的穷小子,就这样儿也想上岛,把咱七雄会当什么了……嘁……丢人现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