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金条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
     金条
    
金条     .,

    不想和简渠继续这个话题,野道人直接开口问:“简先生,可是桃花巷的宅子买下了?”

    “正要与公子汇报。”简渠脸上重新露出笑意,作了揖:“公子,幸不辱命,已将桃花巷的宅子成功买下来,并已过户,耗银八百五十两,要是着急,现在入住亦可以!”

    “好!”苏子籍点首,赞:“就知道简先生出马,不会失手。”

    这也是他让简渠去办这事的原因。

    固有让简渠能立刻融入其中,很快进入角色的意思,更多的也是因简渠是钱之栋倚重的幕僚,在这些事上更容易办理。

    莫要以为,这种罪臣产业拍卖,拿银子就一定成功,里面水也颇深,稍不留神,看中产业就可能被人截胡了。

    进了院落,与叶不悔说起了此事,她顿时惊喜。

    苏子籍并不曾与叶不悔说起在西南时的内部斗争,回来就只捡了一些对外,譬如救援钦差,譬如围剿马队之类说了。

    尔虞我诈,以及命悬一线,都已过去了,与叶不悔说了,也不过是多一个人难过而已。

    而在海上与钱之栋的约定,苏子籍同样未提。

    也因此,夫君突然买下来一个院落的事,对于叶不悔来说,就是真真正正的惊喜。

    没有几个人不想有一处完全属于自己的小家,这里虽不是广陵省,更不是临化县,来京城的时间也尚短,但苏子籍到时在京城为官,这里就必然会成生活很长时间的第二故乡。

    有一处自己的宅院,就要省心许多。

    “夫君,这事你竟一直瞒着我,到现在买下了才与我说?”叶不悔看似娇嗔,实际上反兴奋极了。

    看出这丫头怕是正在盘算着到时怎么布置房子,苏子籍就笑了:“瞒着你,是我之错!我这也是怕买不下这院落,提前与你说了,若是不成,反令你难过。”

    说着,就将这宅子乃钱之栋这位昔日西南大帅的产业之一的事说了。

    “这宅子位置还好,虽不在繁华地段,但也在城中,而且周围是大户、中低品官员的住宅,往来并不算权贵,可也不嘈杂,很适合我们现在居住。”

    “到时,还有客房,给你也单门辟出一间棋房,你那些棋谱,都可以好好保存,免得随意堆在箱子里受了潮。”

    “尤其是等搬了家,你就可以结交一些朋友。在这里住着,你一直都是闭门不出,平时我不在时,甚至没有多少能说话谈心的人,这样久了可不好。”

    苏子籍说着自己对房子的想法,突被一个软软身躯直接扑了个满怀。

    片刻,她才松开搂着的手,后退两步,抬起头来,秀丽小脸上,眼圈微微泛红,鼻尖也有些发红。

    她有些不好意思移开了目光,但很快又将目光回到他脸上。

    “其实,能与你当夫妻,我已经很幸运了……”她有些别扭说:“你对我这样好,我……我却不够好……”

    论美丽,她最多就是俏丽,论才艺,只有在棋道上有点成就,眼看着苏子籍越来越有天人之姿,文韬武略无所不精,她有些黯然。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